推荐阅读

身上的伤口,可能会自然地长好,但心灵的创伤,自己修复的可能性很小。我们能够依赖的只有中性的时间。但有些创伤虽被时间轻轻掩埋,表面上暂时看不到了,但在深处,依然存有深深的窦道。一旦风云突变,那伤痕就剧烈地发作起来,敲骨吸髓地痛楚起来。

阅读 16

我们不迷信的,没有宗教地望着这死的帷幕,更是丝毫没有把握,张开口我们不会呼吁,闭上眼不会入梦,徘徊在理智和情感的边沿,我们不能预期后会,对这死,我们只是永远发怔,吞咽枯涩的泪,待时间来剥削这哀恸的尖锐,痂结我们每次悲悼的创伤。

阅读 15

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些人会渐露平庸,有些人会小有所成,还有人会出类拔萃。但是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绚丽的人。当你真正遇到这一刻,才能明白其中的美好。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some in satin,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阅读 10

人的一生,其实不过是在无数风景片段的组合中奔走穿梭而过的吧。即便说世事无常、逝者皆空,然而那时那刻的那道风景,如今且归于何处呢?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所体会到的不是感伤,而是一种类似愤慨的感觉。人们总在不断地失去自己曾经拥有的风景。那感觉可以看做一种对于时间的焦躁。我认为时间并非无限延伸而去的东西,而是时刻地压迫着我们。对失去风景的追忆,同时亦是一次对通向将要来临的死亡的风景的预感。因此我在思念山阴的风景时,总有些许正在返祖的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这种思念并不是阴暗的,却像凝望着一个光明、透澈的场所般内心静谧。

阅读 22

读一座城市适合约上几个朋友一起坐上公交,或者在南京的地铁里感受这座城市紧凑而规整的步骤。也许不需要路线,走到哪是哪。秦淮小吃、古玩市场、酒吧街……路边梧桐的故事稍显短暂,蒋公当年爱上宋美龄就在首都种上了她所爱的法国梧桐。当然,来几个二·逼市长这些梧桐就遭殃了,曾经的都城变成普通的城市,这些树的命运也无足轻重了。说到伤感那显得太过矫情,南京经历中国历史上的十个王朝: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南唐、明、太平天国、民国。正如梁文道所说,南京经历了太多,所以一切都显得淡然了。

阅读 20

世间只有一种真正的奢望,那就是人和人之间珍贵的关系。——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阅读 8

Copyright ©2020 我读报网   |   京ICP备12018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