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海是藏不住的。父母因为自己曾经的伤痛和自以为对我的爱护,硬是要掩饰。我因而听到海浪声,以为是风声;闻到海腥味,以为是远处化工厂的味道。然而,那庞大的东西还一直在涨跌着,而且永远以光亮、声响在召唤。我总会发现的,而且反而因为曾经的掩饰,更加在意,更加狂热。那次被水淹后,父亲却突然带我去航行。那真是可怕的记忆,我在船上吐得想哭都没力气哭出声,求着父亲让我赶紧靠岸。从那之后,我不会疯狂地往海边跑,然而也没惧怕海,我知道自己和它相处的最好方式是什么。那就是坐在海边,享受着这海风亲昵的抚摸,享受着这包裹住我的庞大的湛蓝——那种你似乎一个人但又不孤独的安宁。长更大一点,我还喜欢骑着摩托车,沿着海岸线一直兜风。

阅读 14

即使有友情,有兄弟之爱,没有能力依然还是拯救不了世界

阅读 9

我们终于在人生的中点相遇。

阅读 5

多数人在夜晚只看见了车灯,不记得脑后还有月亮。

阅读 9

“也许……也许事实的确如此,那么,也许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什么过去了?”“我们。你和我。友谊。有些事我本该和你谈谈,德克斯,如果你还是我的朋友,我会那么去做。可惜我不会了。而如果不能推心置腹,那么你于我还有什么意义,咱们相互之间还有什么意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说过,人都在变,犯不着为此伤感。继续生活,另觅朋友。”“是啊,但我没说是我们。”“怎么说?”“因为我们是……我们。我们是德克斯和爱姆,不是吗?”爱玛耸耸肩。“也许我们都成长了,疏离了。”

阅读 3

事实本身,在于描述,而不在于解释与分析。

阅读 4

Copyright ©2020 我读报网   |   京ICP备12018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