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麻黄树

0 评论

11 ℃

完善

他们对文学艺术知之甚少,并不明白在短篇小说中人物的性格和外表是由复杂情节特殊需要决定的。他们也不会想到,现实中得人过于模糊,不能作为虚构作品中的人物。我们所见的真实地人都是扁平的,而虚构作品中的人必须是圆形的;要塑造一个生动的人物形象,必须从多种来源中提取因子,再加以组合。不能因为一个读者闲极无聊,发现小说中的某个人物跟他认识的某个人在思想或身体上有一个共同特征,而且知道作者与这个人有过往来,于是就将这个人的名字贴在这个人物身上说:这就是他的画像。这是愚蠢的做法。

猜你喜欢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痛苦绝不能提高人的修养,只能让人变得粗暴无情。贫穷也是一种痛苦。贫困让他们变得既贪婪又卑鄙,既奸诈又虚伪。 世界上的人是如此之多,个人行为微不足道。 你真是满腹警句啊!真让人觉得应该来几撮鼻烟,好让你喘口气。 没有办法表达自己是很糟糕的,不得不对自己的感受保持缄默。 我从他的画作中得到的最后印象,是他为了表现某种心灵状态而做出的惊人努力。我认为,使我如此困惑不堪的缘由,也得在这种努力中寻求解答。显而易见,就斯特里克兰而言,色彩和形式具有一种为他所独有的意义。他受制于无可遏止的需要,必须把自己的某种感受传达出去,这是他作画的唯一意图。只要能够接近自己所追寻的未知事物,他会毫不犹豫地采用简化或变形。真实对于他无足轻重,因为他在大量没有关联的事件之下,寻求着对自己有意义的东西。他仿佛窥见了宇宙的灵魂,非得把它表现出来不可。 个人的思想是根本孤立的,认识到这一点极有益。我们只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意识,无法确定他人的意识。我们只能透过自己的个性认识世界。因为别人的行为与自己相似,我们就推测他们与自己相似,但最后却发现他们并不如此,叫我们大吃一惊。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惊讶地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是如此之大。我已经基本相信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 >
Copyright ©2020 我读报网   |   京ICP备12018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