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姆读书随笔

天才的独特情况:一般说来自我中心虽是每个人在幼儿时期都有的品性,但只有天才到了青春期之后才会保持这种品性,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病态”。正因为有这种“病态”,他们才比普通人更具旺盛的精力,就像用不加水的肥料种出的瓜比普通的瓜更甜,因为那些有毒的成分反而会使瓜的茎叶长得更为茂盛。

猜你喜欢

苦难能让人格高贵,这话不准确。幸福有时候倒有这种作用,但是苦难,多数情况下,只能让人变得偏狭,起报复心。 他们都以自我为中心。除了写作,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是真正要紧的,而且为了写作,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牺牲同自己有关系的一切人。 他全部生活曾经是亦步亦趋地跟在别人的理想后面,那是他们用语言和书本灌输给他的思想,而绝非是他自己心里的愿望。过去左右着他生活道路的那些他认为是应该做的,而不是他全心全意希望去做的事情。现在他不耐烦地把这所有一切都抛弃了。……也许对幸福的俯就是自认失败,但是,这种失败比许多次胜利都要强。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我们好像住在异国的人,对于这个国家的语言懂得非常少,虽然我们有各种美妙的、深奥的事情要说,却只能局限于会话上手册上那几句陈腐平庸的话。我们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思想,而我们能说的只不过是像‘园丁的姑母有一把伞在屋子里’这类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 >

推荐句集

更多>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一个有气度的人,可以在一株草木里,看到情感和禅意;可以视一粒粉尘,为知己、良朋;更可以在纷繁中寻到清闲,在尘泥里觅得甘露。

白落梅

点赞(0) 5 ℃
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

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

美貌、智慧、门第、臂力,事业、爱情、友谊和仁慈,都必须听命于妒忌而无情的时间。Beauty, wit, high birth, vigour of bone, desert in service, love, friendship, charity, are subjects all to envious and calumniating time.

莎士比亚

点赞(0) 29 ℃
最强铁血奶爸

最强铁血奶爸

小萝莉看起来大约五六岁的样子,一头齐耳短发,乌黑而柔顺。 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就像是镶嵌在夜幕中的星星,简直都快要迷死人。 身上穿着一袭玫红色的公主裙,脚上穿着一双印着卡通人物的凉鞋。 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瓷娃娃,太卡哇伊了,一下子就击中了她那沉寂已久了的少女心。 “美女姐姐,美女姐姐!”小萝莉双手扒在桌子上,尖细的下巴刚好可以够得上桌面,那还是欠着脚尖的缘故。 她一边脆生生的喊着美女姐姐,一边睁大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起来呆萌可爱,似乎又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机灵劲儿。

点赞(0) 3 ℃
伊斯坦布尔假期

伊斯坦布尔假期

他在那位过去的四十年生命中一直缺席,而我为此饱受痛苦。但等我适应了,现在他却不在了。真奇怪,我感受到的痛苦反而更加强烈了。

马克·李维

点赞(0) 21 ℃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听着,我自己也知道我这个人渺小得几乎要用显微镜才看得出。过去就是这样。看毕业相也要花好半天时间方能找到自己。我一无家室,二无朋友,马上乌有也没人受累没人悲伤。这我完全清楚。不过说来你也许奇怪,我已经基本满足于这个世界,原因倒不清楚。或许在我与我自身一分为二又相互争执的凄惨情况下依然自得其乐也未可知,说不明白。反正我还是觉得活在这个世界心里踏实。我是讨厌世上存在的大多数东西。对方想必也讨厌我,但其中也有我中意的,而且中意的就非常中意。这和对方中意不中意我没有关系。我就是这样生存于世的。我哪里也不想去,也不需要死。年纪的增长固然有时令人伤感,但这不光我一个人,任何人年纪都同样越来越大。

村上春树

点赞(0) 7 ℃
明天见

明天见

“先生,买花么 ”“嗯······多少钱一枚 ”“1.5欧,整个马赛我的花最便宜。先生,花可是很好的礼物。”“那······您帮我挑一枝吧。”“好的,您喜欢白的还是红的。”“您喜欢哪个呢,我送给您。”她愣了一秒笑着拒绝了,“谢谢你,先生。卖花能够养活我和孩子,已经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Pano

点赞(0) 6 ℃
Copyright ©2020 我读报网   |   京ICP备12018157号